人物10859 項目5340 室內649 家居及產品165 文章2435 方案1424 攝影833 視頻247 圖書207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736 所有作品11742 所有圖片161,986
在成都的人群中走一走(上)
移民的路線沿著四川傳統的對外路線,主要為水陸兩條線,從上述各省比例可知,移民應該以走水路為主,即由湖北逆著長江,穿過三峽到達四川,第一個重鎮就是重慶。而不到20%的北方人都要過陜西走川陜干線翻過秦嶺從陸路來。移民中超過80%都是南方人,除云貴人外即超過70%以上的人都必經過湖廣,從這種意義上說,“湖廣填四川”也還說得通。這些南方人中又以走湘江、長江的水路為主,少數人過貴州走出產茅臺、郎酒的赤水河而到達瀘州。此外,也有從湘西走烏江到達重慶的路線。云南人則走昭通-宜賓的成昆故道。
POST?鄧智勇/來源:鄧在

2021.8.19
上一篇,即《在成都的時空里走一走》里說成都吸引人的主要有兩大因素,一是美食,二是美人。富饒的成都平原,在農耕社會里是農產品高產區,早有天府之國的美稱。豐富的農產品為美食提供了傳統社會的必要條件,但擱現代就不必要了。當今是全球化時代,只要有錢,貧瘠之地照樣可以有美食,比如沙特或者迪拜,周圍光禿禿的,毛也不長。全球供應的時代,只要不惜代價,你可以吃到任意你想吃到的東西。光有必要條件還不行,一個在成都待了大半輩子的河南朋友,提供了另一個條件。他說,成都物產豐富,交通困難,物產運不出去,只好折騰來折騰去自己做給自己吃。其實,邏輯好的人知道,這也不充分,因為滿足這倆條件的地方也不少,折騰來折騰去最后還是難吃的還少嗎?我們還是給人留點面子就不舉例了哈。

出美食的地方,除了物產豐富而外,一定還是文化多元,與外界交流頻繁之處。這就奇怪了,我們上篇不是說,四川是個盆地,與外界交流難;“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這就不得不提到四川獨特的移民現象。

我們上一篇還說,四川尤其成都夏無酷暑,冬無嚴冬,春秋天相當長;相比中國南北絕大多數城市,在氣候上有著比較大的優勢;可謂四季咸宜人也。加之,四川盆地上空罩著厚厚的云層,紫外線很難穿透,日照指數跟貴州一個檔次,冬天幾乎沒有陽光,但卻使得盆地內的人的皮膚相對要白一些;如果真要統計的話,膚白指數一定是全國最高的。膚白的不一定就皮膚好,比如歐美白人皮膚是白,但毛孔粗大,皮糙肉厚,觸感毛糙不悅人。四川人總的說來,與之相反還顯得細嫩。

除了氣候宜人外,四川盆地的雨水量還比較適宜,不干也不潮。北方人來了說,成都雨水真多;上海人、廣東人來了說成都不潮,很舒服。其實成都的雨水量1000mm出頭,跟北京差球不多。但北京的雨水(加上冬天的霜雪),幾乎只下在夏天,一下必是傾盆大雨,轉瞬就停;正如老舍在《駱駝祥子》里描述的那樣,烈日與暴雨在短時間內交替出現。成都的雨,很少下暴雨,多是又像下又像沒下的毛毛雨。即使是毛毛雨,或者小雨,還常常下在夜里神不知鬼不覺。難怪杜甫有詩曰“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這種時間拉得出奇地長的綿綿雨,就其綿度來說,真要統計的話,我估計也是全國第一。

這哪是在下雨,分明是在保濕,既對皮膚保濕,也對蔬菜保濕。所以,四川的陰冬時節出產豌豆尖。這個蔬菜曾經只有四川才出產,其他省份幾乎產不了;不能太曬了,也不能猛澆灌。擱省外得養花那樣噴霧法,嬌貴得很,伺候不了。

我經常聽到外省人尤其是西北人說四川人看不出年齡來,說這里的女人,四十多歲了,看上去也才二三十。我讀博士時有個鄰居,他的女朋友是東北人,分到中海,被派到成都,在成都待了兩年。猛一回北京,我在清華見過一面兒,皮膚白嫩光滑的程度,驚為天人。絕對算得上大美女。但從沒聽他吹牛說她如何如何美過。后來派回北京,待了1年多后,我又見了一面,我以為看到的另一個人兒,他沒說換女朋友啊。

北京的紫外線與四季氣候尤其冬天的西北風,確實是美貌的殺手。真是“風霜刀劍嚴相逼”。但是,有這種不冷不熱,陰雨連綿氣候的地方也不少,也不見得就一定像成都一樣出美人。我們也不舉例了哈,傷人。這說明還得有基因的因素,這就又不得不提到四川獨特的移民現象。

我們上一篇還說,成都這個地方特別招有想法的梟雄們喜愛甚至成為他們的神話和信仰。因此,四川尤其成都這個地方,每次改朝換代,必經歷大的動蕩、變遷。人來人往,你方唱罷我登場。好不熱鬧;更多時候是好不凋零、好不凄慘!無怪乎查四川歷代名人,很難遇到一回是本地人。比如漢代的司馬相如,祖籍陜西韓城人;唐代李白,為皇室宗人,出生在中亞碎葉城,顯然連漢族都不是,祖上是鮮卑拓跋;宋代蘇軾,祖籍河北欒城。

宋末元初,四川抵御蒙古人甚為頑強,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涪江、嘉陵江、渠江三江匯合之處,即合川釣魚城。1259年的釣魚城之戰,蒙哥汗死蒙古撤軍,順便也為西亞東歐的危機解了圍。1279年待南宋早已投降,四川全部被元軍攻破,重慶也投降后,堅守了36年的釣魚城才終止抵抗。野蠻落后的蒙古人對待頑強抵抗者往往采取的是血腥的屠城,高于車轱轆的男子全部殺掉。

經歷宋末之亂,四川人口銳減,元初推行“湖廣填四川”的移民政策。所謂湖廣,是指中國曾經有個省叫湖廣省,涵蓋今天的湖北、湖南和部分廣西。即此時的移民主體是湖北、湖南人。

明末崇禎二年(1629),中國遇罕見干旱,糧食歉收,餓殍千里。特別是陜西,農民暴動,最后打來打去,合成兩支隊伍;一支為榆林的李自成,一支為延安的張獻忠。

1644張獻忠率部向四川進發。6月20日占領重慶,8月10日攻占成都,11月16日張獻忠在成都稱帝,建國號“大西”。1646年6月張獻忠逃離成都,逃離前做了兩件事,一是殺光成都人,二是放火燒了整個成都城。

張獻忠有沒有屠川?今人爭議不斷,但屠成都城卻是鐵證如山,抵賴不了。原因是除了各儒生記錄的《明史》和當時親歷者之筆錄,如《蜀亂》、《五馬先生紀年》、《紀事略》、《大西通紀》、《滟滪囊》等外,還有意大利、葡萄牙的天主教傳教士所錄,如《圣教入川記》(1917年上海教會Gourdon譯成中文)。儒生有為賢者諱為尊者諱的祖傳毛病,歷史記錄不免春秋筆法、微言大義的做減法。至少老祖宗孔子并不提倡編造劣跡的做加法。而基督教素來提倡誠實,因為他們相信任何事都瞞不過全知全能的上帝。況且,傳教士沒有任何為農民軍、明軍、清軍其中之一站隊的動機。連替農民起義軍洗地的文章都稱張獻忠“盡殺其妻妾,一子尚幼,亦撲殺之”。連自己的女人、兒女都不放過,其心之惡,連畜生都不如;殘酷之至比外族人蒙古人更甚。野蠻殘暴落后,最接近禽獸的蒙古人起碼還不殺女人,不殺矮于車轱轆的男孩。

看過張獻忠的事跡越多,我越相信季羨林所說,有的人的壞是生下來就壞,而且永不可改好的壞。延安人張獻忠就是這種連畜生不如、嗜殺如命、罪不可赦、滿身血債的屠夫。中國歷史為何如此殘暴之人事總是連綿不絕?跟這些歷史書寫者有意掩藏不無關系。到了今天全世界基本上都步入了文明時代,如果連這樣的壞人都還要不予余力為之洗地,只能說某些歷史學者繼續活在野蠻時代,甚至退步了,此壞比彼壞更壞。

上一篇我們說成都平原,北部的沱江流域開闊、平坦;沱江上游只有龍門山脈分水嶺以東很小的區域以及山勢不高,最高處僅比平原高550米金堂以北的龍泉山脈分水嶺以西更小的范圍。而南部的岷江流域支離破碎、起伏不平,而且上溯到上游就是崇山峻嶺、人跡罕至的高山峽谷;這里生活著少數民族和甚至連傻傻的生存能力極低的熊貓等都能活下來的珍稀動物。

如果殺起人來,非要逃命不可,沱江流域基本上是沒有藏身之處,遠不像岷江流域還可以往深山里跑。連熊貓都能活下來,人更可以茍且其性命。而且江口沉銀的故事,基本上也可以說明,張獻忠的勢力在他活著的時候在南邊沒有突破彭山。也就是說,本地人如果在成都平原北部的沱江流域以及南部彭山以北的岷江流域都被殺光了一個不剩,起碼彭山以南的岷江流域還能幸存一些。那么,這種情況下,大致可以斷言彭山以北全是外來移民。

待1647年即延安人殺人放火一年后,滿清的李國英入成都,所看到的景色是“尸骸遍野,荊棘塞途。昔之亭臺樓閣,今之狐兔蓬蒿也;昔之衣冠文物,今之礫鳥鼠也。昔之麻桑禾黍,今之荒煙蔓草也。山河如故,景物頓非,里黨故舊,百存一二……”(《滟滪囊》)。省治都只好暫設在保寧府(今閬中縣),直到清順治十六年(1659),四川巡撫高民瞻才把省治遷回成都。

成都平原情況如此,四川盆地其他各處也好不到哪里去。因為從1629-1659,暴民叛軍、明軍、清軍長達三十年的戰爭,兵荒馬亂,生靈涂炭。整個四川人口銳減不到戰爭前的10%。這種狀況不僅慘不忍睹,而且令新到者恐慌。今天我們說,出生率下降了40%,都令人恐慌到立馬出臺三胎政策,而當時,富饒的成都平原退化簡直到了只見野獸不見人煙的蠻荒時代,得多可怕?

1694年朝廷正式頒布了一份名為《康熙三十三年招民填川詔》的詔書。到了清朝末年,成都跟四川各地一樣,都是五方雜處。據《成都通覽》記載,當時入成都籍的成都人都是外省人:湖廣人占25%,陜西占10%,云貴占15%,江西占15%,河南、山東占5%,廣東、廣西占10%,安徽占5%,江浙占10%,福建、山西、甘肅占5%。當時有首竹枝詞是這樣唱的:“大姨嫁陜二姨蘇,大嫂江西二嫂湖。戚友初逢問原籍,現無十世老成都”。

粗略分析一下,當時成都人80%以上來自南方各省,北方人不到20%,涵蓋四川鄰近的陜西、山西、甘肅,以及黃河以南的華北平原各省。南方人中,湖南湖北人占1/4,顯然是主體,江西人也不少,占了1/7,云貴加起來占了1/7,下江人(江蘇、浙江、安徽)合起來也占了1/7,兩廣占了1/10。

移民最方便的當然是四川的隔壁省,除了湖廣外,還有云貴與陜西,但是后兩者中后者的數據只與遙遠的兩廣相當,而前者則與下江人相當。如果說云貴本來就人煙稀少,人煙稠密的陜西也才1/10。這說明,暴民主體的陜西經明末一亂,人口減少得也很慘烈,幾乎無暇自顧。

移民的路線沿著四川傳統的對外路線,主要為水陸兩條線。從上述各省比例可知,移民應該以走水路為主,即由湖北逆著長江,穿過三峽到達四川,第一個重鎮就是重慶。而不到20%的北方人都要過陜西走川陜干線翻過秦嶺從陸路來。移民中超過80%都是南方人,除云貴人外即超過65%以上的人都必經過湖廣,從這種意義上說,“湖廣填四川”也還說得通。

這些南方人中又以走湘江、長江的水路為主,少數人過貴州走出產茅臺、郎酒的赤水河而到達瀘州。這條路線原來是罕有人用的蹊徑,今天卻成為成都通向廣東沿海的捷徑。此外,也有從湘西走烏江到達重慶的路線;這條線則成為重慶今天通向廣東沿海的捷徑。上面這兩條出四川盆地的通道的重要性在今天甚至超越了其他線路,經濟發展水平越高,其重要性也越高。云南人則走昭通-宜賓的成昆故道。

走湘江-長江,或者只走長江水路的主流移民必經過湖北麻城孝感。今天四川人中相當大比例的人都說自己祖籍為麻城孝感,原因除了湖北人基本都說自己是孝感的而外,這里很可能是走長江水路主流的集散地;類似元末明初時的山西洪洞縣,山西移民都從這里出發,發散到整個華北平原,甚至傳說都是那棵大槐樹下的。張大千家祖上就是從麻城孝感到四川的,但麻城孝感以前,則是廣東番禺人。德陽有個孝感鎮,也許是紀念湖北的孝感,也有可能碰巧,因為旁邊就是著名的孝泉鎮。

可以料想,皇上下發詔書后,首批到達成都平原的人中有那些跑到岷江上游深山里躲過了張獻忠屠刀的本地人,順著江下來,有的是大片的良田等著他們。劉文彩家族就是雅安山里明朝的幸存者,祖上在元末明初從安徽移民而來,但對新移民來說,他們就是本地人。劉文彩的先人趁此機會從雅安山上順著岷江下到了成都南部平原里。鄧小平家族相對新移民來說也是本地人。他祖上在明朝時就從江西吉安府移民到了四川廣安。明末時的先人則跑到廣東躲過戰亂。戰后和平了又回到了家鄉。

這些幸存的本地人,人數還是太過稀少,平原或平地太大,耕種不過來?;氐搅诵U荒時代的這時期,與自然的抗爭勝過與人與人之間的爭斗。當時最要防的是野獸,好不容易見到個把人那都是稀罕的,熱情好客還來不及呢!

首批省外移民中最先到達的顯然就是離四川最近走水路的湖北人,他們本是平原人,非常適應成都平原的農耕生活。當土地資源豐裕時,各地移民友好相處,互相幫助,特別是面對普遍的虎患。人生最悲哀的莫過于,打一桶水去,水沒打肥來人被老虎掐寡啦。

當時清政府為了鼓勵移民,田地隨意占,不用花錢買地不說,還減免好多年的稅賦。我從一本有關中國的移民史的文獻中看到,獎勵措施中最離譜者莫過于招募到一百戶就可以當縣令。田地充裕到眼神占地的程度。據說廣漢一張姓人家,眼神占地到千畝以上,根本耕種不過來。隨著一波一波后來的移民到來,這些耕種不過來的土地就便宜賣給了后來者。

可以料想,為了享受到這些政策優惠,不少本地幸存者,或者與躲戰亂的本地人一起順著岷江從深山里下來的少數民族,特別是那些在明代已經改土歸流漢化程度高者(如羌族)也聲稱是湖廣移民。臺灣羌族專家,哈佛大學的博士王明珂先生在《羌在漢藏之間》那本書里就說,不少羌族竟然聲稱自己祖上是孝感人。

提到羌族這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王明珂先生有兩本書很值得一讀,除了上面提到的《羌在漢藏之間》外,他的《華夏邊緣》則是對民國時期民族建構者的一個批判,他認為羌這個名號錯誤地戴給今天所謂岷江上游的羌族。他說,羌是古代南蠻、北狄、東夷、西羌的羌,是對西部少數民族的泛稱,而非對某一族群的專稱。隨著華夏地域的擴張,南蠻、北狄、東夷、西羌的指稱范圍也在擴大,于是給人一種羌在不斷西遷的假象。而民國時期民族學者就大膽猜測岷江河谷里的羌族就是不斷西遷的羌人與當地人打仗,“羌戈大戰”便由此產生云云。

王先生在《羌在漢藏之間》則明確指出,今天所謂羌族其實是藏族與漢族之間的人,由于藏族也在不斷地漢化過程中,漢化得比較厲害的,即明朝時改土歸流的那些族群則被稱為羌族。岷江河谷中存在有趣的“一截罵一截”的現象,即下游更靠近漢人聚居區漢化程度更高的所謂羌族罵更上游的羌族或藏族為蠻子。

大家都曉得,成都東邊有不少客家人,其中以龍潭寺、龍泉驛一帶為最。這又是怎么回事兒?有專家說,來自福建、江西、廣東、廣西的移民全是客家人。我個人認為,除了江西人只有部分是客家人外,福建、兩廣移民確實基本為客家人。

客家人也稱作客籍人,原意為籍貫非本地人的外來移民,作為專稱卻是近代稱謂,有好近代?至少湖廣填四川時的客家人還不知道他們是客家人,他們只有地緣歸屬。四川各地的會館中,都只是以省份命名的,比如廣東會館、福建會館、江西會館、湖廣會館、陜西會館等,并沒有客家會館。

所謂客家人是講同一語言的東南漢族民系的一支,他們聲稱是古代中原的移民。在明代曾有段時間,廣東官府不準這些的外來人跟本地人競爭參加科舉考試,在他們的戶籍上要注上客籍。這一短時期的政策給客家人打上了被歧視的烙印,此間的客家人若稱作中國的猶太人,確實不為過。其實,講閩南話的福建人、潮汕人,講廣州話的廣府人也都聲稱是中原的移民。語言學家可以通過古代詩歌的音聲與他們的今天的方言作比較,得出某些共同性。但客家人基本可以肯定的是,融合有東南少數民族的成分,如畬族。

我在一個飯局上曾遇見一位江西贛州的畬族青年,他的母語就是按他的話“標準的客家話”。這種融合方式很可能是男尊女卑且祖先崇拜的漢族男性娶少數民族媳婦的所謂蠻娘漢老子方式。這些人中的一部分從江西的山中逐漸走出來,往東移民到了閩西,再從那里到了粵東、粵北、廣西,從廣東又移民到臺灣、四川、東南亞,有部分人又回到贛南,其實就兜了個閉合的圈。

廣東廣西的客家人從江西——福建的山中到珠江三角洲及其上游地區后,河谷較平坦地區被早已到此的廣府人占據了,客家人只能在更為貧瘠的山中生存,與這些地方的人存在激烈的生存資源競爭關系。這也是后來廣東土客械斗長達百年的原因,也是隨后高度武裝化的客家人最終在廣西走上天平天國造反之路的深沉原因。

這些客家人從江西的山中遷移出來,對自己的身份有著清晰的界定,唯獨到了四川后身份“迷失”了。在廣東的客家人,在臺灣的客家人(與移民四川同時),以及下南洋的客家人都清晰地獲知自己的客家身份,唯獨到四川后,后代子孫只留存了地域意識。我的許多中學同學,只知道自己祖上是廣東、福建移民,不知自己是客家人。

這也是個有趣的現象,這說明客家身份只有在資源緊張的情況下才會凸顯,像四川這樣移民不分南北東西,資源相對平等的地區,身份意識就逐漸淡忘了。四川各地都有會館,哪怕是個小場鎮,都至少有湖廣會館(禹王宮)、江西會館(萬壽宮)、廣東會館(南華宮)??梢?,這三個地方的人基本構成了各地移民的主流。除這三大會館外,通常還有川主廟,這體現了各地移民對本地人的尊重。說明大家和平共處、相安無事。各地移民聚在一起,很和諧融洽,彼此毫無任何禁忌地通婚。這在客家人待的其他地區,是不可想象的。這也再次說明四川的多元性與包容性。

江西人與湖廣人非常接近,后者稱前者為“老表”。這是因為湖廣人中的大部分人又是元末明初從江西移民而去的,有“江西填湖廣”的說法。從我家的族譜來看,就是“紅巾賊亂”時從江西吉安府移民到湖南永州的。某種意義上說,江西人是南方人移民的一個最主要的策源地,正如山西之于北方人,往西去的后來成為了湖廣人,往東去的就是客家人。語言學家也認為,贛語與客家語同源,分化發生在比較晚近的事。湖廣人講的話其實差異很大,湖北人基本講西南官方,湖南的西與南講官話,其他地方講難懂的所謂的湘語。

上一篇我們說到,成都平原實際上是兩個流域,北邊兒的是沱江流域,南邊兒的是岷江流域。有三種方言:以德陽為代表的湖廣話;成都話是四川的普通話是官話;岷江流域講湖廣填四川以前的四川話。

這是如何形成的呢?我們說最早到達的移民是湖北人,他們講的是各地移民都比較容易懂的西南官話,這就形成了今天的四川話的主流。

岷江流域保留了湖廣填四川以前的老四川話甚至古四川話。特別是樂山地區仍然保留了古代漢語的入聲掉,“十”的發音跟廣東話一樣發一半音長的音,這就是典型的入聲調。

沱江流域的北部邊緣,即便是平原地區,比如德陽、黃許、德新等地方農村里都講味道純正的湖南話,不僅FH完全說反,而且這里說“果里”,那里說“沒理”,吃完了說“掐寡啦”,管爺爺叫“diadia”。更靠近成都的廣漢、青白江地區,湖廣話的味道逐漸淡了,但是沱江流域獨特的去聲調改為上聲調仍然保留著,比如“學?!?、“臘肉”、“回來”等的尾音。這是湘語的發音特點。

作為鄧艾的同輩兄弟東吳的鄧芝的后代的我,在鄧艾與鐘會二士爭功的1706年后,即1969年,出生于鄧艾成功繞開諸葛亮兒子孫子重點布防的白馬關后,順著凱江上溯而達的綿陽安州區,即成都平原的邊緣。

我雖出生在平原外的縣城安昌鎮,但很快被我母親帶到她掛職的秀水寄養在保姆家中。這里與綿竹接壤,屬于我上一篇所謂沱江與涪江曖昧不清的淺丘地區,說話都是濃重的沱江流域口音。以至于四歲半回到縣城被綿陽口音取笑,矯正了好久才改正過來。高中時因我父母調動工作到了德陽,我就從安縣中學轉學到了德陽中學,從平原的邊緣來到了平原里。我最終從這里考上了清華。而清華本科畢業后的我則分配到了北門大橋與萬福橋之間的西南院工作,即當時成都大體上的中心。工作三年后我則回到了北京讀研,從此留在了北京20年。其意義就是我從四川的中心流向了全國的中心。我的成長史就是一部不斷從邊緣流向中心的歷史。

我母親祖籍為湖南邵陽,祖上于康熙年間同大批邵陽鄉親一起逆著沱江奔著成都而來。顯然當時的平原已經被先來的移民占光了,只好屈居在成都東邊的龍泉山脈,中江與廣漢交界的集鳳山區,即連山回鍋肉上山后不遠處。這里幾乎是龍泉山脈的最高處,集鳳鎮是個在山梁子上的場鎮,大約海拔850米的高處,這在四川所有的場鎮都十分罕見,夏天涼爽宜人。

今天的蔣氏族人在這一帶已經發展壯大為枝繁葉茂,子孫眾多。這一帶顯然不適合原本平原地區的人比如湖北人生存,只有原本就是山地人的湖南人與客家人能夠頑強存活下來。他們以種藥材等經濟作物為主,與以糧食生產為主的成都平原互補;有著不少從事藥材貿易的生意人。

到了我外曾祖父這一代,他們在龍泉山脈壯大到很廣闊的范圍了。他自己就出生在與廣漢連山鎮交界的古店鄉,成年后主要從事藥材生意。掙到錢后就在山下置地。有兩個方向,一個是龍泉山脈分水嶺以東地區的中江縣城附近,一個則是往成都平原的廣漢發展。這很好理解,連山曾是川陜要道,對生意人來說,交通幾乎是最重要的因素。他娶了兩房媳婦,一者就是我的外曾祖母,為父母定的婚約,于是在中江縣城城南置了些地;一者為廣漢縣城里金屏街人,于是又在廣漢置了些地。山里人發展得好了的自然就往平原里或平地或起伏不大的淺丘發展,即亦從邊緣流向中心。

這說明龍泉山脈的客家人或者湖南人,當其發展得好得時候,就一定會往平原里滲透。結果到最后,來得最晚的廣東客家人和湖南人反而在平原里也占了很大的比例。郫縣豆瓣的開創者陳姓老板即為廣東的客家人。平原里發展得好的大概率又往成都城里滲透。這就自然而然形成了從邊緣到中心的流動性。而中心則最終聚集了更多的財富和美貌。那意思是說,如果四川人的顏值高于全國平均水準的話,作為四川首府和最富裕的成都其顏值則毫不奇怪會高于四川的平均水準。

我父親家也是康熙年間從湖南永州零陵縣移民而來。祖上顯然就是順著湘江到了武漢再到孝感,然后逆流而上到了重慶的朝天門碼頭,然后就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從嘉陵江往川北走,一個是逆著長江往瀘州的川南走,最終都可以到達成都。他老人家選了北上嘉陵江的方案,到了合川后又有三個選擇,到成都的則是在合川后逆著涪江,過遂寧到綿陽上岸,走陸路越過白馬關進入成都平原。我的祖上顯然在合川后避開了往成都去的烏洋烏洋人群而是劍走偏鋒,選了嘉陵江這條中間路線,結果從湖南最南邊的永州最后走到了川北的高山或者叫深丘地區落腳,是涪江與嘉陵江含混不清的地區的鹽亭。

這里很蠻荒,有的是原始森林,我父親常說祖上流傳下來的故事就是剛來時老虎很多。這里原本屬于順慶府,即南充地區,與南部縣、西充縣緊鄰。西充就是張獻忠被滿清射殺的地方。

這三個縣雖然屬于川北地區,在今天卻講岷江流域的“南路話”,即方言專家所謂岷江系。在川北地區居然很神奇地就形成了湖廣填四川以前的老四川話的方言孤島。他們的話與崇州、邛崍的一帶的話很接近,除了沒有他們的入聲調。這倆地區都一樣地把成都話的uo發成e,比如哥哥,成都話或者大多數川渝地區的人都發guoguo,但他們卻說gege。他們還同樣地把u發成o,比如局長(juzhang)發成腳掌(jozhang)。大概這個地區太偏僻了,連張獻忠當初都不稀得來殺人,好不容易來回這里還把命給丟了。

我做了23魔方的基因檢測,結果顯示我的基因56%是南方漢族,28%是北方漢族。尋親的地理分布中,當然四川最多,其次就是湖南,而僅次于湖南也非常接近的是廣東(湖南24,廣東21),而且以粵東地區的河源、惠州居多,傳統的客家地區。這似乎說明占56%的南方漢族基因中大體上一半為湖南基因,一半為客家基因。

前者好理解,我父母雙方均為湖南移民。但后者嘛,理解起來則要費些周折。尋親一欄顯示與我基因最近者好長一段時間為廣東河源的一個人,最近才被成都的一游姓者取代。我猜測,在成都東邊的龍泉山脈的中江、金堂、龍泉驛、簡陽等地區,逆著沱江而上的湖南人與客家人大概率高度融合了。

關鍵我還有8%的藏緬、6%的壯傣以及1.5%的西伯利亞雅庫特人的基因,這三者該如何來解釋呢?我父母雙方的族譜或家譜中,沒有任何描述祖上有藏緬等少數民族的血液融入。

我有個朋友,她先于我做23魔方的檢測,我覺得有意思也做了一個,她爺爺是廣東梅縣的客家人,母親是彝族人,居然跟我的結果相差不多。她的南方漢族基因比我多一點,藏緬比例居然也才為10%,比我僅多2個點而已。這就有意思了,一個外省的客家人二代與彝族通婚后生下的孩子居然與我這個沒有任何少數民族血統的四川人基因非常接近。

大概率就是我上面說的,早已改土歸流從岷江上游下到成都平原并擴散到盆地的藏羌彝等少數民族假托孝感人,并與外來移民通婚的結果。壯傣的基因則應該是我的先祖們有明一代在湖南生長的印跡。西伯利亞的雅庫特人,非常接近于滿洲人或者鄂倫春人,大概應該是清朝的滿人或者更早的蒙古人在四川撒的種子了吧。

從我自己的個案也說明四川是個多元包容、各方融合的地方,而我則是個典型的四川人,特別能代表中華民族,各種元素都有。

乾隆《巴縣志》,“耒耜耘耔之工與勤,土著者不及楚人,楚人又不及粵人?!边@是官方對各地移民的生存能力比較后給出的結論。意思是就農耕的勤勞和能干程度而言,最厲害的是廣東客家人,其次是湖南人,最差是本地人。那么按照這種趨勢,那不是本地人越來越弱以至于消亡,客家人越來越強以至于成為主流?

只能說這只是移民剛開始時的情況。經過幾代人彼此間的和平共處后,可以想見,在一個相對穩定的范圍內,基因漸漸趨于勻質化。最后,一個地方的人,盡管號稱祖籍不同,就基因以及生存能力而言,大家都趨同了。這就不難理解,四川出了兩個全國人民都耳熟能詳的大名人,他們反而是官方評價最低的本地人而不是外來移民,他們正是鄧小平與劉文彩。

我母親的一生典型體現了湖南與客家山民的堅韌與頑強。她家里重男輕女,能讀上書還得感謝我的一個舅舅,我母親的堂弟不喜歡讀書非得人陪讀。我外公除了讓她背著自己的親弟弟上學外,還經常設一些苛刻的干農活的條件,比如大中午要給玉米地施完肥。

她小學開始讀書時即從二年級讀起,因為陪讀已經學會了不少內容。即使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她也一直成績非常優秀,還作為代表給全校傳授經驗。大家背地里叫她“背著娃娃上學的”??忌铣踔泻?,家里死活只讓讀了一個學期,居然以這1/6的初中學歷考上了中專。工作后家務事全包的前提下在單位里還一人干倆人的工作,年年得先進。退休后,我母親愣是學會了彈鋼琴,她原本連簡譜都不會。

我不知道我能考上清華本科是否有她的遺傳,但我知道,考博士時確確實實受到了她的感染。因為那年我已經35歲了,到了一般都該順其自然而非再重新振作起來另找出路的年紀;否則需要巨大的勇氣。她的不辭萬難學會鋼琴,則給我以無窮的勇氣。因為我知道,考上博士某種意義上比她學會鋼琴難度小多了。

我母親遺傳給我的這些并不能解釋四川出美女或者美食,但另一項遺傳卻多少解釋了一些。

皮膚的細膩某種意義上是種病態,因為它在嚴酷氣候條件下很難適應自然,遠不如皮膚粗糙者。我母親與我都是容易過敏的人,而且都皮質層薄,很難起繭疤。這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是個不小的缺陷。男孩子之間比的不是拳頭就是看誰更皮糙肉厚,特別是手上的死繭最是牛B處。小時候的我就因為自己很難長出死繭而自卑。從適者生存的角度,這確實是巨大的缺陷?;蛟S這樣的病態基因在別的氣候條件下早就被淘汰了,只有在四川這種四季不溫不火以及干濕度適中的條件下,才得以幸存下來。

我女兒在北京生活多年后,仍然適應不了北京的氣候,每在春秋干濕變換很猛的季節就會得很嚴重的濕疹,渾身搔癢忍不住就撓得流膿流水的。這從側面說明類似我這種皮膚有著先天生理缺陷的,但外表也許顯得細膩、光滑的基因,在四川的氣候下相比嚴酷的氣候有更高的存活空間。

其實白色皮膚某種意義上也是基因缺陷,因為在陽光充足的地區,很容易吸收到紫外線而得皮膚癌等皮膚??;只有到了日照輻射較少地區,從而紫外線較少的地區,這一先天缺陷反而成為環境適應的優勢。這就是為何高緯度地區的人越來越趨向于白皮膚的進化論理由。

這是成都或者四川出美人的一個重要的基因原因,此外的基因原因則是雜交優勢。

成都或者四川人很難一眼看出長相為南方人或者北方人,而是介于其中,甚至還帶有很多少數民族的血統。這也是多元基因的優勢。成都基因中主流基因為南方基因,因此,身材相對瘦小,特別是骨架子小。這頗符合現代對美女的審美。北方人到了成都后,常常驚嘆成都女孩子的腿就跟竹竿子一樣細。這只能說這些在古代戰爭年代的基因劣勢碰巧在今天成了審美時尚?;钤摮啥寂⒆酉关埮龅搅怂篮淖?。

四面八方的人帶來的各自家鄉的食物,相互交流取長補短,最終形成了馳名中外的川菜?,F在給外面的印象,川菜似乎只是麻辣;好像不麻不辣就不是川菜了。

其實并非如此,連辣椒都據說是客家人從廣東帶到了四川;川菜實則是綜合了南方各菜系,某種意義上說不是產生了一種新的菜系,而是更全面了,博采眾家之長。好比不是新創了一個全新的菜單,而是把各個菜系的菜單加在了一起變成了一本更厚的菜單。我小時候吃的很多菜都不辣,比如:罐罐肉、粉蒸肉、帶絲全鴨、咸燒白、甜燒白、木耳肉片、鍋巴肉片等。

這種罐罐肉其實是蒸肉湯,比較類似于我后來在北京吃到的沙縣小吃。跟沙縣小吃一樣,罐罐肉其實是個系列,可以有很多內容,比如,肉絲海帶湯、排骨湯、羊肉湯等等。它們我估計就來自于福建、江西移民。粉蒸肉也是個系列,可以是粉蒸牛肉、豬肉、羊肉、排骨等,跟我后來在北京九頭鳥所吃到的荊楚蒸菜基本相同。咸燒白就不用多說,跟很多人都吃過的梅菜扣肉很接近,除了肉皮子要過油而外,還要把江浙、廣東客家菜的梅干菜替換為四川特有的芽菜或其他干腌菜而已。

由此可見,川菜真的是匯聚了南方各個菜系;不僅匯聚了南方菜,北方的面食,也在成都發揚光大。

我讀碩士時的一個山西同學到成都出差,回北京后,她對成都的面條大加贊賞。能讓一個山西人贊嘆面條,可足以說明成都面條的水準。融匯與發展也一直是川菜的特點。據說抗戰時期,下江人瞧不起川菜,嫌粗俗不高雅,川菜廚子不服,就做了一道極其陽春白雪的清水白菜,賽過淮揚菜,成為每有貴賓必點之名菜,為川菜贏得了美名。

下一篇介紹成都公認的四大美女,今天暫且擱筆不表。

2021年08月18日

于成都

 

 

相關POST
鄧在——建筑師、作家
鄧在是個筆名,但不只是個筆名。作為筆名它所代表的那...
admin 等1人贊過
2021.08.19
請帖個標簽,寫個點評吧!
標簽(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 登錄可保存標簽
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

小貼士


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
->進入收藏管理頁。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