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859 項目5340 室內649 家居及產品165 文章2435 方案1424 攝影833 視頻247 圖書207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736 所有作品11742 所有圖片161,986
在成都的時空里走一走
都說少不入川。成都是個大家都想來,來了還不想走的城市。公認的吸引力是美食與美女;一個養胃,一個養眼。這兩樣全人類都喜歡,無論你高低貴賤,錢多錢少。關鍵中國歷代野心家也喜歡這里,他們喜歡的就不僅僅是這倆因素,當然最終還是這倆因素。哪有只愛江山不愛美人的?江山不就是拿來養貪圖美食的美女嗎?
POST?鄧智勇/來源:作者

都說少不入川。成都是個大家都想來,來了還不想走的城市。公認的吸引力是美食與美女;一個養胃,一個養眼。這兩樣全人類都喜歡,無論你高低貴賤,錢多錢少。關鍵中國歷代野心家也喜歡這里,他們喜歡的就不僅僅是這倆因素,當然最終還是這倆因素。哪有只愛江山不愛美人的?江山不就是拿來養貪圖美食的美女嗎?明末清初歐陽直的《蜀警錄》有兩句詩聞名天下: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后治。成都是成都平原上的明珠,而成都平原又是整個四川盆地最富饒的一塊寶地,諸葛亮所謂的“天府之國”。

諸葛亮之所以要力勸劉備拿下這里,恰好前后漢的開國君主劉邦、劉秀都是先割據這里最終問鼎中原。不僅如此,秦國統一六國前也是首先吞并了這里。也就是說魏蜀吳三國之前連續三個朝代奪取天下的前奏都完全一樣。從衛星上看,四川是個標準的盆地;呈土豆形。長軸為東北-西南方向,短軸為西北-東南方向。這倆軸線很重要,前者是山脈的走向,后者是水流的方向。西邊的山脈為青藏高原的余脈,北邊為大巴山,南邊與東邊是云貴高原的余脈。這些重重疊疊的山巒是四川天然的屏障,易守難攻。從四川順江而下就是南北中國的地理中心——華中的江漢平原,再下游就是長江三角洲,三國時代所謂的江東。

 

?鄧智勇

 

盆地北邊越過大巴山就是漢中盆地,也稱漢中平原,由中國南北的分水嶺秦嶺與南邊的大巴山圍合而成。漢中平原已經在秦嶺分水嶺以南。人翻越秦嶺來相比大巴山困難指數要高得多。漢中與四川同屬于長江流域,是流向荊州、武漢的漢江的沖積小平原。這里在地理、氣候上都更靠近四川,文化上也貼近四川;大部分朝代也歸四川管。劉邦是漢中王,也同時采邑四川。但明朝以后偏偏要隸屬于陜西,這當然是統治者的花花腸子使然,想令四川更不易獨立;失去了漢中的四川,就失去了北部的屏障。但顯然,張獻忠最終還是讓花花腸子落空。

與漢中一山之隔的就是關中平原,中國秦、漢、唐的政治中心。所以,四川盆地不僅軍事上進退自如,位置上也是戰略要地,可以覬覦南北中國。諸葛亮之后,蒙古人在吃掉南宋前也是首先縱馬馳騁于此。罩著耀眼光環的四川就這樣成了一代代梟雄們顛破不滅的神話和一根筋的信仰。

周邊的高山既阻擋了敵人,也阻擋了寒流,使得盆地內冬天比同緯度的武漢、南京、上海等其他南方城市相對暖和;不僅冬無嚴冬,盆地的高地還夏無酷暑。造成這一獨特氣候的地理是如何形成的呢?咱們再走得遠一點。大約5000萬年前,印度洋板塊向北漂移,與歐亞板塊發生碰撞后俯沖到后者的下面,由此形成了青藏高原。這就是著名的喜馬拉雅山造山運動。遠古時期四川跟絕大部分中國其他地方一樣都是海洋。隨著喜馬拉雅山的隆起,高山逐漸冒出海面形成島嶼。這些島嶼與喜馬拉雅山一起生長,面積也越來越大。四川盆地逐漸成為內海、內湖,逐漸抬起到海面上而最終成為陸地。你要是哪天在成都周圍的山上碰巧撿起一塊石化的海貝,千萬不要驚訝,正所謂滄海桑田。

整個兒中國以山地居多,平原很少。山地耕種灌溉靠河流,交通更靠河流,所以傳統社會必然是水運時代。四川盆地除了成都平原,都是丘陵地區。把四川的河流描在衛星地圖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有三條由西北流向東南的河流,從西到東分別是:岷江、沱江、嘉陵江。嘉陵江又有三個分枝:涪江、嘉陵江、渠江。這三條支流都匯合在一個地方,不難顧名思義的合川。岷江、沱江、嘉陵江分別都匯合在西南-東北走向的長江里的三個地方,分別是宜賓、瀘州、重慶朝天門。這仨加上長江,正好四條大江大河?;蛟S這就是四川之所以叫四川的原因吧。岷江上最重要的碼頭是樂山。沱江夾在岷江與嘉陵江的中間,古代也稱為內水,沱江上最重要的碼頭內江因此而得名。遂寧則是涪江最重要的碼頭,嘉陵江上的則為南充。這些重鎮都是四川曾經最繁華的地區中心。交通是一個城市興起與衰落的最重要的原因,這其實就是所謂的TOD模式,傳統社會一直這樣,并非什么新鮮玩意兒。

 

?鄧智勇

 

圖中紅線示意了四川與盆地外最重要的陸路交通,與山勢平行,與幾乎所有的河流正交;顯然得翻越一道道重重疊疊的山巒和一道道分水嶺。其中最難的就是這條紅線的延長線所要翻越的秦嶺,山那邊就是長安。所以,這是一條自秦國吞并蜀國以來就不得不開辟的路線,哪怕李白引項問蒼天:“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這條紅線上的驛站從上往下分別是廣元、綿陽、德陽、成都、眉山、樂山。國道走的是這條線,第一條鐵路——寶成線也走這條線;到了成都往南的成昆線也走這條線??梢娝仁浅啥纪ㄏ虺⒒蛑醒氲囊?,也是云南與漢地聯系的命脈。三線建設首選寶成線。鐵路時代的德陽、綿陽得以迅速崛起,很快把這些老碼頭甩在后面。正如江南的蘇錫常迅速甩開曾經的天下第一的揚州一樣。不難理解,高速公路、鐵路提速上等的不斷進化也會優先選擇這條線。

青藏高原現在仍在受兩個板塊的擠壓,使得青藏高原及周邊地區成為地震密集帶,擱四川就是盆地的西邊界龍門山脈為一條地震頻發的斷裂帶。汶川、北川、平武、青川、綿竹、什邡、都江堰、崇州、邛崍,以及雅安的蘆山等都在這條斷裂帶。四川盆地北部的三條江中,盆地內流域面積最大的是嘉陵江;也收集了秦嶺-大巴山的降水。岷江的流域面積在盆地內雖然是成都平原的南部,樂山、宜賓沿途為很窄的一條線;但更廣闊地是的兩個板塊擠壓后形成的崇山峻嶺,即青藏高原的余脈,川西北廣袤的雪山、原始森林,為原來西康省的轄區。這里除了生活著藏羌彝等少數民族,還生活著熊貓等珍稀動物。沱江流域面積最小,不及嘉陵江的三分之一。盆地內的水總得沖出高山流向大海,千百萬年來,終于找到了出口,就是東邊的三峽。

四川是個大盆地,成都則是個小盆地。西側與四川盆地西邊界重疊,確切來說就是龍門山脈;東側則是龍泉山脈。這兩條山并不平衡,前者高峻得多,海拔從2000米升高到3000米,最高為九頂山海拔4984米;后者一般海拔為1000米,最高峰在龍泉驛區為1051米。這兩條山脈近乎平行,框定了成都平原是東北-西南走向,一條狹長的平原。這個走向意義深遠,奠定了成都老城北偏東28°的軸線和城市的主導風向。

 

?鄧智勇

 

成都平原有兩條江,一條是沱江,一條是岷江。注定這兩條江會把東邊的龍泉山脈切割出兩條水道來。

龍門山脈形成一道分水嶺,以西匯入岷江,包括青藏高原一大片余脈,水量巨大。以東,在成都平原就是沱江,成都平原以北就是嘉陵江(含涪江)。所以,沱江上游水量極小。東邊的龍泉山也是分水嶺;金堂以北,西邊匯入沱江,東邊匯入涪江。金堂以南,西邊匯入岷江,東邊匯入沱江。

沱江主流是流經綿竹、德陽的綿遠河,中途有流經什邡、廣漢的石亭江、鴨子河匯入。而彭州的湔江一部分匯入鴨子河,一部分匯入青白江;最終在金堂三江口匯合。其中的毗江是都江堰分流,青白江中有一小枝也是都江堰的分流。沱江因此很有意思,有點岷江小弟娃兒的意思。岷江水量巨大而沱江細小,這就是為什么都江堰要把岷江水分流到沱江的原因。從圖中看,都江堰分流到沱江的曲線很性感呈S形,超級不走尋常路,一改西北-東南的正常近似于平行線的流向;特別在進入青白江、金堂后反向而成西南-東北趨勢。我猜測,李冰父子沿用了中間段的灌溉河渠,首端則引入都江堰寶瓶口分流的水,尾部則利用金堂的淺丘地形改變本來流向平原南部最終匯入岷江的水令其改道反向流向金堂三江口。若果真如此,沱江下游的人民群眾也要感謝李冰父子。

 

?網上
?網上
?網上

 

 

?網上

 

前面提到,沱江與岷江沖出盆地必定有峽谷。沱江小三峽,在金堂云頂石城山腳下,出來就在淮口。岷江沖出成都小盆地的出口在青神縣的平羌小三峽,李白有詩云“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贝禾鞎r我考察過這里,一邊在修路,預計明年能修好;一邊路忒窄了(錯車極困難)。料想租條小船漂流而游之,船上備些二鍋頭、豬頭肉還是蠻有趣的事兒。岷江的三峽與沱江在金堂的小三峽相比要柔和一些;相反,后者則顯得就更為險峻、奇絕一些。

 

?鄧智勇
?鄧智勇
?鄧智勇

 

 

?鄧智勇

 

成都平原海拔500米左右,是整個盆地底部最高的臺地;是岷江與沱江的源頭,差一點也成了嘉陵江的源頭。綿陽比德陽海拔低了50米。假如上帝造這塊地小指頭翹得再高一點,把綿陽抬高到德陽以上;也成為臺地的一部分而不是降下來,那樣的話涪江也將源自成都平原。那么三條江很神奇地就可以都站在成都平原這同一條起跑線上了。事實上,綿陽的安州區與德陽交界處是地勢相當平緩的淺丘區,難分彼此;要不是兩條平行且距離很近的河流走向不同歸宿而給人以明確的線索,就很難界定平原北部的邊界。南邊一點兒的叫綿遠河,最終在金堂三江口匯入沱江。北邊的叫干河子則匯入涪江的支流凱江,流經羅江、中江縣城。

成都平原氣候宜人,冬天溫度極少低于零度,夏天也很少高于36°。跟下江的武漢、南京形成鮮明的對比。南京冬季最冷能低于零下10°,夏天能高于40°。秦嶺阻擋了冬天的西北風,夏天成都的海拔高度則起了部分作用。之所以說部分,西安的海拔與成都差不多,緯度更高,但夏天卻比成都熱。我認為起另外的部分作用的,就是成都西邊界與四川盆地的邊界重合的好處。因為不遠處就是高山峽谷,天晴了成都城里能看見雪山;“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毕奶斓蕉冀?、彭州山里避暑,河里的水能凍得人刺骨,乃雪山上融化的雪水。成都平原甚至整個四川盆地上空總是籠罩著厚厚的云層,使得四川日照全年偏少,跟貴州一樣屬于建筑設計中采光區最差的第五類地區。冬天幾乎沒有陽光,但好處就是紫外線很難穿透云層。要想曬太陽,得跑到盆地外。一般往南的攀枝花、西昌更暖和,是過冬的好地方。

從廣元、綿陽到德陽、成都,這條陸路交通干線,必經龍泉山脈的一個著名的關口,即龐統戰死的白馬關。這是到成都的最后一道屏障,以后全是坦途。其實龐統順著凱江稍微往西,到了安州區與德陽交界處的兩江曖昧不清的區域,成都平原已然沒有任何屏障能成為關口了。龐統的死真是冤死,僅僅是因為那時候沒有衛星地圖;也說明古代,別說高山連丘陵地區的交通都是很困難的。龐統死在蜀國建國之時,到了阿斗手里,三國演義所謂的二士爭功之時,鄧艾的選擇我認為就是避開了龐統戰死的白馬關,沿著凱江到了綿陽的安州區,我所謂兩江曖昧淺丘區。然后展開在眼前的就是一馬平川的成都平原,第一個城市自然就是綿竹。鄧艾的出其不意讓準備不足的諸葛亮的兒子、孫子都戰死在了這里。這里哪有什么關?三國演義作者知識有限,閉門造車,想像出一個無中生有的”關“來,情有可緣。但后世迂夫子卻要考據出綿竹關在德陽黃許鎮云云,則把問題搞復雜、糊涂且不能自圓其說了。白馬關之后,還有什么關?黃許鎮也在平原中。

從圖中可見,成都小盆地真正的平原,得把淺丘都拋開,只有南北狹長東西很窄的很小的一個范圍。比較規整寬廣的是都江堰-成都-龍泉驛這一線以及成都北部平原,就是德陽、綿竹、廣漢、什邡、新都、青白江這一片沱江流域的地方。而成都就處在平原東西最寬之處,從老城中心天府廣場算起,距西邊都江堰邊界約60公里,距東邊龍泉驛約20公里。北距德陽60公里,南距眉山70公里。

成都南部平原相比北邊的寬闊、平坦就顯得支離破碎、高低不齊了。除了上帝造這塊地小指頭翹高了些,而讓成都南邊雙流區的萬安、麓湖、興隆湖這一帶連綿起伏成了龍泉山脈蔓延下來的淺丘而外,在龍泉山與龍門山之間又插了一道幾乎相同走勢的山,即新津、眉山、浦江之間的文峰山、大坪山、尖咀山、寨子山等所在的山脈。該山脈把成都南部平原劃分為東西兩個部分,西邊是大邑、邛崍所在的一個小平原,這里的水為山所阻,迂回反向即向東北流向新津,匯入岷江。東部平原則是在眉山的岷江沖擊形成了一條狹長的河谷??傊?,成都平原在新津這里向西兜轉了一下。于是,成都與眉山之間最近的公路連線必經過雙流丘陵區。成都有句老話,叫“金溫江,銀郫縣,叫花子出在雙流縣?!睖亟c郫縣在都江堰灌溉渠的源頭,且都是平原,被整治的岷江水灌溉了大片良田到了雙流后,水量減少了不說,地也不平了。

都江堰主要解決兩個問題,一個是岷江水量太大經常泛濫,一個是沱江水量不夠,造成成都北南旱澇兩重天,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洪水。李冰父子的思路就是分流,把一部分水引入沱江,順便灌溉新都、青白江的農田;一部分劃撥給成都附近以及周圍,也是灌溉農田為主。從那些密密匝匝的河渠中順便引兩支作為成都城北、東護城河的府河,南護城河的南河,兩河匯合于九眼橋上溯不遠蘭桂坊的合江亭處。都江堰分流后多出來的水就沿著岷江干道迅速流向下游。成都平原絕大部分就此保住了,都能旱澇保收。南邊下游多是支離破碎之處,無甚要地,實在要淹也就淹寡算啦。新津、眉山到時候必是泄洪區,那種時候畢竟非常少見,少見的程度,遠小于金堂。

在農耕社會里,成都平原是四川盆地最富饒的地方,乃至在全國都數一數二的地方,所謂楊一益二(揚州第一,益州即成都第二)。這沒有爭議。四川的心臟、首府只能在這里,舍我其誰?這也沒有爭議。但成都平原不只成都一個城鎮,比如新都、彭州、青白江、德陽、廣漢、綿竹、什邡、溫江、都江堰、大邑、崇州、邛崍、新津、眉山等也都是富饒之地,為什么這些地方沒能成為平原上的名豬而獨獨是成都在秦漢以來甚至前蜀的開明王朝以來,一直是四川的首府而沒有旁落?

用排除法來解釋,首先龍泉山脈是地震帶,古人早就不斷遭遇而不得不知曉;因此,平原西邊的綿竹、什邡、彭州、都江堰、崇州、大邑、邛崍統統被排除掉了。其次,不能太偏,德陽與眉山一南一北都是平原的邊緣,不合適。第二輪后就只剩下成都、新都、廣漢了。最后,古代社會是水運時代,沱江水量太小,至少不穩定,岷江才是水運尤其貨運最理想的通道。新都、廣漢也就被排除了。而且,上面咱們已經提到,成都位于平原南北的中心,也在東西最寬闊處。不僅作為護城河的府河、南河流經雙流黃龍溪、新津后而匯入岷江主流;而且都江堰分流出來的沱江源流之一的毗江也離北門不遠,真要走沱江也比較荒便,并非不可能。

上面講了,成都通向朝廷或中央的交通干線也是三線建設的重點布局的一條線。德陽有著全國都舉足輕重的重工業;走水路的話,沱江已不能載舟,最近的碼頭就是樂山。這條路的首次提速就首先考慮重工業機器或元件的輸運,于是德陽至樂山的大件路也就應運而生了。

李白下渝州如果只想快點到重慶去吃火鍋,而不是帶貨做生意,完全沒必要在綿陽下船,轉陸路走川陜干道,很費勁地過白馬關后,坐轎子到成都起碼還需兩天。我德陽的一個中學同學,她爺爺以前是商會會長,坐人力黃包車到成都進貨,中途得在新都歇一晚上。李白到成都后還得再坐船途徑黃龍溪、新津、眉山、平羌小三峽、樂山、宜賓、瀘州,繞一大圈才能到達重慶的朝天門碼頭上岸。他本可以不在綿陽下船,過遂寧、合川后直達朝天門碼頭。我們之前說四川盆地好比是個土豆,也可以說是個牛舌餅。李白把牛舌餅攔腰掰成兩半,而涪江-嘉陵江好比就是中間的斷面,交通路線最短。但他選擇了牛舌餅的邊緣,那個繞哦!顯然,他一定想到成都來而且非來不可,哪怕道路更加艱辛漫長。說明成都,作為唐朝絕對的一線城市,這里有李白想見的人,粉絲、詩友或者妹紙;都是詩仙不可錯失的精彩人生。李白“思君不見”的肯定不是眉山的蘇軾;因為他還得350年以后才能出生,得急死李白了!

成都平原作為一個生態整體,最好應該統籌考慮。從生態的角度,成都若要想吞并誰,最優先的方案應該是把北部平原德陽幾區縣一起并成一個整體;而不是往東發展,把熱臉往重慶的冷XX上貼,當然這個發展方向也是正確的。平原作為天然糧倉,不能無序發展,占山地肯定比占良田更為子孫后代可持續發展著想。為了成都平原作為一個整體應通盤考慮防洪防災,農業土地資源的保護與城市發展用地的供給。例如,真要想金堂不被水淹,沱江上游的德陽幾區縣不協同合作,怎么可能?

上面說到,成都老城的邊界由都江堰引流出來的護城河來界定。老城中心就在皇城壩,明朝朱元璋子孫藩王們的行宮。朱家子弟太任性,不管不顧成都軸線偏轉28°這一事實,愣是把建筑的朝向修成正南齊北,跟成都的傳統來個滿擰。明末張獻忠逃離成都前一把大火把整個成都城燒個精光,從此后皇城就荒廢了。清軍入成都后,這里就改成了貢院?;食菈翁柗Q是老城中心,但并不是幾何中心,往南偏得多。老城南北長約3.5公里,皇城的南墻距老南門也就差不多1公里。49年后,把這里拆得片甲不留,樹立起了展覽館和主席像,并且把朱家子弟的任性更加發揚光大,愣是開出了以原皇宮正南向為軸線的人民南路,其作用相當于北京的長安街。祖國每一座城市某種意義上都有一條長安街。這條街,重慶還屬于四川時常被重慶人吐槽,說這條氣派的街那都是搜刮來的重慶人民的血汗錢。從此城外的華西壩校園被這條街切割成兩邊,害得彼此要得相思病。人民南路的任性精神繼續往北沿伸,就是人民北路,但過騾馬市后,發現再調皮下去會把北城攪得亂起八糟,只好順應成都以往格局,往東偏28°。新添一萬福橋,跨過府河后就出城了,基本又是荒郊野外,又可以繼續任性。很奇怪并沒有正南正北,而是也往東只偏轉了一個小角度,差不多在28°的角平分線上,一直抵攏到火車北站。這大概就是中國人常常說的中庸。

49年后,老城迅速擴大,一環路就已經在老城墻的基礎上往外擴了平均不下1公里。城市的發展方向經歷三個階段,改革開放是個節點,重慶劃成直轄市是另一個節點。改革開放前,成都的管轄范圍很窄,只有城里的青羊區、金牛區、成華區、錦江區、武侯區以及近郊的新都、郫縣、雙流縣;后來發展工業把曾經隸屬于綿陽專區的金堂劃給成都,以及分離出青白江區專門成立一個化工區,與北邊的德陽重工業連成一片。這一時期城市的發展重點很明顯是城北,從火車站的位置就可見端倪。當然這里離中央更近,在計劃經濟的年代,這也好理解。改革開放后,撤銷溫江專區,把北邊的廣漢與什邡與原屬綿陽專區的德陽、綿竹、中江重新歸并成立重工業城市德陽市。成都平原北部最寬闊的沱江流域基本上就都屬于德陽了。成都新擴充的市域溫江專區基本上都在成都南部平原。從此后,“我家又有地了”,成都的新中心不斷南移,北城就越來越被打入冷宮。原來位于北城的西南院、省院等單位也都紛紛南遷。重慶劃成直轄市后,成渝經濟圈概念的提出,成都再次改變發展方向,往東發展,跨越龍泉山。隨后把簡陽也拉進大成都轄區。理論上,成都重慶的距離當然就更近了。

2021年08月04日

于成都川大設計院

 

 

相關POST
鄧在——建筑師、作家
鄧在是個筆名,但不只是個筆名。作為筆名它所代表的那...
施袁帥就帥 admin 等2人贊過
2021.08.05
請帖個標簽,寫個點評吧!
標簽(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 登錄可保存標簽
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

小貼士


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
->進入收藏管理頁。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