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859 項目5340 室內649 家居及產品165 文章2435 方案1424 攝影833 視頻247 圖書207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736 所有作品11742 所有圖片161,986
看向主體建筑
方案/深圳紅樹林濕地博物館項目國際競賽/跡·建筑事務所(TAO)+AECOM

封面照片
深圳紅樹林濕地博物館項目國際競賽/跡·建筑事務所(TAO)+AECOM
image ? 跡·建筑事務所(TAO)
所有圖片及文字來源:跡·建筑事務所(TAO)

 

近日,跡·建筑事務所(TAO)和艾奕康環境規劃設計(上海)有限公司(AECOM)聯合參加深圳紅樹林濕地博物館項目國際競賽,在國內外眾多參賽設計單位中脫穎而出,贏得競賽,成功中標。

場所?

深圳紅樹林濕地博物館的場地位于地鐵9號線僑城東車輛段上蓋,其下方為不對外開放的城市基礎設施,東側緊鄰福田水質凈化廠,南側面向深圳灣與紅樹林濕地保護區,特殊的地理位置與周邊單一的城市功能讓此處成為一座孤島,其相對消極的城市屬性決定了博物館既需要有引人注目的建筑形式,又能創造多元復合的功能,來串聯原本割裂的周邊地區,激活此處的城市生活,成為讓整個片區形成完整的網格化綠色生態系統與城市文化公共空間的重要一環。?

從更大范圍來看,紅樹林博物館處于福田、南山兩個中心區的交匯處,也是深圳規劃中的東西向深圳灣濱海休閑帶與南北向山海連廊的交界點。在深圳的城市藍圖中,這里是被鱗次櫛比的高樓環抱著的城市中心,同時也是面向珍貴的紅樹林濕地與廣闊的深圳灣風光的觀景據點,其介于城市與自然之間的獨一無二的場地氣質,也讓我們沉思,應如何面對場地并存的原始生態景觀與充滿未來感的城市景觀。?

意象

因應場地周邊的自然,建筑在形式上受“飛鳥”和“紅樹”的姿態啟發而展開想象,輕質的結構體系結合舒展的屋面形態,以輕盈優雅的姿態落于厚重的上蓋平臺上,盡量減少新建建筑體量對場地產生的壓迫感。遠觀時,建筑四周被高大的綠樹遮蔽,只有飛揚的屋面從樹叢上方顯露,仿若一群白色飛鳥掠過樹梢。?

極具動感的形態在原本笨拙呆板的地鐵車輛段之上塑造了靈動自然的建筑形式,從周邊環境中脫穎而出,在沿濱海大道方向形成獨特的流線型視覺體驗,也同時打造了朝向南山、福田方向極具識別度的城市輪廓線。

空間?

舒展的半拱形屋頂出挑深遠,形成了錯落豐富的、可遮蔭擋雨的檐下灰空間,回應當地氣候,為人們提供大量舒適宜人的戶外公共空間。?

連續的弧形屋面形式秩序中富有變化,結合不同的柱跨,呈現不同的空間尺度與自然采光方式,提供流暢豐富的空間游走體驗。同時,大量的弧面可將自然光線柔化,在室內營造沉靜柔和的空間效果,并且通過室內智能可控全遮光設施可實現自然光與人工光結合的多種光環境,以適應不同展品及展陳形式的需要。

高低起伏的大屋檐形成獨具特色的框景,將自然和城市引入建筑內部。游走于律動的“畫框”背后,人們可遠眺東西兩側讓人振奮的城市天際線;?

而面向大海的方向,建筑被拉長,形成水平向展開的半室外空間,提供了觀察紅樹林濕地公園的絕佳觀景平臺,實現與自然的和諧對話。

建構

如同中國傳統建筑,基座生長于地面,屋蓋架起于空中。我們將服務性空間如倉儲庫房、設備用房等置于主體建筑一層,被服務空間如展覽,辦公等設置于二層——即懸浮的屋蓋與作為實體的基座之間,在此處,空間自由的展開。

對應三段式的建構概念,建筑一層立面采用裝配式GRC幕墻,在視覺上給人以實體感形成累疊(Stereotomic)。屋蓋采用鋼制弧形殼體結構高高架起,屋面采用視覺上更輕薄的啞光淺色陶瓷磚,成為架構(Tectonic)。而主體建筑的鋼結構系統和原有城市基礎設施共構,柱網與下方一一對應,呈均勻網格排布。平穩的基座、林立的柱陣和漂浮的屋頂,形成了建構邏輯清晰的可生長式空間單元。

在此框架內,平面布局隨之呈單元式生長,呈現出高度的靈活性及可延展性,能夠適應博物館未來可能的展陳方式的變化,并為分期建設及遠期拓展提供可能。

城市

在今天的城市生活中,博物館早已不僅僅是一個單純實現展陳功能的建筑,而是包含了展示、教育、休閑、娛樂等多樣功能的一個體驗場所。對于博物館建筑而言,重要的不僅僅是其紀念性,更是其城市性。我們理解的紅樹林博物館,應該像一個復合的微型城市,呈現出通達、開放、多元、混合的特征。

基地因處于二層平臺上方,可達性低。我們重新布局場地,通過連橋、坡道、扶梯等方式,在不同高度與方向上,實現與周邊地塊的便捷連接,以形成連續的城市空間節點。

設計打破博物館固有的邊界,與城市形成更具滲透性的空間組織方式,我們引入多條公共路徑穿過建筑,形成街道式的空間體驗。文創、臨展、多媒體、餐廳等功能分散布置,且可以獨立運營,即使在博物館常設展覽閉館時,也能為片區提供全時段的城市生活。我們希望通過設計這樣一個文化與自然體驗高度復合的城市聚落,將一個原本消極的城市邊緣地帶轉化為具備持久活力與多元吸引力的城市公共生活目的地。

生態和景觀

基地位于城市山海通廊和深圳灣交匯處。景觀設計尊重平臺的結構條件,構建不同的生態斑塊及棲息地,作為越冬候鳥和過境鳥的“驛站”,為生態廊道上的生物們,提供一個可以通行,繁殖,庇護的場所,同時注重生態多樣性和創新可持續設計。

按海陸自然生態過渡,基地分為西部生態走廊帶、中部城市生態區和東部生態過渡區。設計分別對三個區域進行生態修復、強化場地生態價值。生態復育基礎設施,提升生態環境,發揮候鳥驛站踏腳石生態功能,南北向連接竹子林山廊和濱海公園帶。?

通過“彈性生長式”景觀與“生長式”建筑群落相互呼應,在不同的時間維度下,創造有機多變的生態風貌。

福田水質凈化廠的西側綠地,靠近福田紅樹林生態公園,作為陸地和海洋的交接,是最佳的戶外紅樹標本互動展示區域。設計將雙層地下車庫設置在東側綠地的北側,釋放出寶貴的近海綠地,在這條東部生態過渡帶上,通過模擬紅樹林、近岸伴生紅樹林到次生紅樹林的自然過渡,幫助訪客了解深圳海岸線自然生長模式。

在主入口東西向的生態廊橋上,設計通過模擬自然海浪在主入口的廊橋上涌動,來呼應場地海陸過渡的空間位置,喚醒人們對大海和紅樹林棲息地的向往。在博物館入口,以濱海礁石,與展館內的紅樹林展示進行對話。

花海公園既是紅樹林博物館的戶外延展空間,也是重要的城市生態區。設計上,在博物館周邊預留可舉辦戶外展示的草坪區。場地中,依據小動物的生活習慣,增設飲水槽,庇護小屋以及授粉墻等,讓花海成為動植物的樂園,在不同的時間維度下,創造有機多變的生態風貌。

寫在最后:當我們再次回到對場地的凝視,快速繁忙的濱海大道與潮汐沖刷的紅樹林的并置,正是深圳40年建設的一個寫照——城市對自然造成的深刻改變,在這里我們可以感受深圳的過去與未來,這引導我們思索:在一個高速發展的城市中,我們如何與自然相處?而在一個信息碎片化的消費時代,我們需要一個什么樣的紅樹林博物館?我們相信動人的建筑自有無法僅用理性抵達的力量,我們也非常期待未來當人們想到深圳的時候,不只是林立的高樓與繁華的綜合體,也有一群展翅的 “飛鳥”,也有一片蔥郁的“紅樹林”,在快速奔向未來的城市之中,還有一幕讓人能夠停下來,為之駐足片刻的詩意景象。?

項目基本信息

項目名稱:深圳紅樹林濕地博物館項目國際競賽
委托方: 廣東內伶仃福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
項目地點:廣東深圳
項目功能:博物館、教育與公共服務設施等
設計單位:
建筑|跡·建筑事務所(TAO)
景觀|艾奕康環境規劃設計(上海)有限公司(AECOM)
主持建筑師:華黎
主持景觀師:沈同生
設計團隊:
跡·建筑事務所(TAO):華黎、謝依澄、劉羽、孫昊楠、吳嘉慧、李文杰、許挺、冷雪霜、汪浪歡、杜靖宜、肖威、鐘升、韋楠、顧悅
項目統籌:呂建軍、范愛芳
結構工程師:馬智剛
結構顧問:張準
機電顧問:呂建軍及kcalin卡林機電團隊:孫晶、李鑫、趙紫瑞、劉明旺

艾奕康環境規劃設計(上海)有限公司 (AECOM):
AECOM團隊總負責:鐘兵
景觀團隊: 沈同生、余少娜、胡睿玨、梁麗、黃家恒、胡夢宇、葉琪安、范菲、邵明哲、朱倩倩、梁錦霞
戰略統籌: 陳莉峰
規劃、交通團隊: 魏然、岳鵬
生態團隊: David Gallacher博士、Cesar Rocha、 唐雄飛、李璐希、黃靖潔
建筑團隊:彭曉明、游雁翔、向燁、林璐芊、桂斌
結構團隊: 譚農超、任凱
總建筑面積:3.95萬平方米
設計時間:2020.8-2020.11

相關POST
華黎——TAO (TRACE ARCHITECTURE OFFICE) 跡.建筑事務所創始人/主持建筑師
TAO (TRACE ARCHITECTURE OFFICE) 跡. 建筑事務所由華...
2021.08.24
請帖個標簽,寫個點評吧!
標簽(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 登錄可保存標簽
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

小貼士


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
->進入收藏管理頁。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